當人不再敬天時....

魔法公主
Princess Mononoke 
阿西達卡與珊 もののけ姫

 princess_mononoke_movie_poster_by_Alone_Sama.jpg

故事是發生在人類掌握了科技、正準備大張旗鼓地搶佔山林、與諸神爭奪星球統治權的關鍵時期。

人類對自然的掠奪呈幾何倍數的增長,

宮崎駿正是要透過再現 人類放棄對自然的敬畏 開始向大自然大量掠奪生存資源的歷史性時刻,去展現 關於人類與自然共存的思考。

dwall9_mononoke_hime_wolf_w.jpg

鍾愛「萬物有靈論」的宮崎駿,也繼《龍貓》之後再次將樹靈具現化、成為讓人印象深刻的配角「小精靈」。當螢光巨人漫步在月下,滿滿一山的小精靈們都爬上了樹梢、迎風盼望著祂的到來。

一身渾白、小腦袋會像石子骨碌碌地轉呀轉的小精靈們,在《魔法公主》裡的戲份雖然不多,卻生動地表達出森林的生氣與和善的意志。

與之相反的,「邪魔」的象徵便是如珊瑚一般肥軟亂竄的、紫色的條狀物。自宿主的身上長出後,一旦被它們覆蓋了全身,便成為有著血紅色雙眼、蜘蛛一般可怖的 怪物。將憤怒與仇恨、無法甘心的怨毒形諸為邪魔附身,因而詛咒與執念、理智的喪失等等都成了具體的視覺印象,這真是一道無比精彩的設定。

在《魔法公主》裡,藉由山獸神的存在,宮崎駿試圖描繪出「大地的意志」。

頂著一頭茸角的山獸神,在白晝裡是泛漾著金光、渾身充滿王者貴氣的形象。而到了夜裡,化身為螢光巨人的祂緩步群山間,那半透明的色澤更是帶著令萬物屏息的氣勢

摘自:時光之硯: 《魔法公主》 - yam天空部落

在故事最後,大地的毀滅性反撲把人類逼至絕境,而他們終究拾起了對自然的崇敬。

936full-princess-mononoke-poster.jpg

 

樹的療愈能量

The Healing Energies of TREES

樹的療癒能量.jpeg

許多古老的神話傳說皆傳達出對於樹木展現強大能量的禮讚,他們把樹形容為世界的中心,是連接大地與生命力的橋梁。

葉子的凋萎和再生,象徽永恆的更新力量及生命的持續進化,同時提醒我們,死亡在生命過程裡的必然角色。我們還可以在許多族群眾發現這樣的習俗,只要族中有嬰孩誕生,就栽種一棵新的樹,隨著小樹漸漸長大,它成為一個即時的提醒,提醒孩童培養正直、成熟、責任的特質。

 

園丁擁有與綠樹、植物間友好而不複雜的關係。當他們在一起,感覺便有如與老友在一塊。他們驚歎自然的美麗,但不致把自身的情感投射在所見的事物上。他的愛不會負載過度的情緒。擁有此一態度的人往往確實是個園丁,以“綠手指”聞名於鄰里間。

 

“我盼望的自然是一片綠野,有著青翠的草地,點綴著五顏六色的花圃,以及鳥兒飛繞其間的綠樹。我喜歡的自然是,微風輕拂樹梢,帶來清新的氣息。”

                             ——葛德里耶夫·烏伊納瑪,盧安達學生

 

“每條道途和小徑都有自己的敏銳度和精神的存在,這些精神是過去的開創者和使用者以及其意識鋪成的。這正是為何有些古老的道路特別有一種濃烈的個性,可以鼓舞某些精神,任何人路過,都會不由得敞開來,接受該地神靈的啟發。”

               ——奈特莉、米蓋爾·佛特

走吧,去遇見樹 

或許你是個幸運兒,住家旁就有青翠綠樹,樹早就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然而,你真的好好凝視過它們、欣賞過它們嗎?

我們把樹的存在視為理所當然,然而在它們熟悉的身影之內,卻藏著大自然生命力的奧秘,這股無形的力量是人類目前的生活方式鮮少有所貢獻的。或許正是我們潛意識中對連結這個力量的饑渴,才促使我們想要去注意去身旁樹的存在。你可能已經感覺到那股神秘感正隱隱碰觸你。


擁抱大樹 和自然結為一體

摘自:http://blog.chinatimes.com/sow/archive/2006/10/15/118233.html

 

有句名言:「十年看山,十年看樹,十年看海」。育青似乎也正追隨著這句話。在爬了十年山之後,他正專注在「看樹」上。而他跟樹,還有不尋常的緣分,直接的說,就是他能感受到植物的情緒,就像原住民的樹靈傳說一樣。神奇吧!

樹靈的召喚

   育青和植物的「第一次接觸」是發生在大學時代。那時他去大、小鬼湖,在登山口的原始森林中,看到一棵有如電影龍貓的巨木。那時他突然覺得,能坐在那棵樹 下,是這輩子最有福氣的事。所以當晚他就在那裡升起了營火,靠著樹睡覺。睡一睡,突然間醒了過來,看到樹身發出了光,像一顆顆綠色的光球。他還聽到了清脆 的聲音,像樹的笑聲。「那時候大概是晚上十一點半,我只覺得很舒服,忍不住站起來往山上走,彷彿什麼東西在召喚我。」

  從那次之後,他就常能在樹身上看到一些其他人看不到的東西,有時是光,有時是影子,有時是顏色。那應該都是樹靈吧!

  育青的體內,大概有著巫師的血脈,樹靈因此召喚了他,而他也應著樹靈的召喚,一步步脫掉醫師的白袍,走向他的山林之路。

 

喜歡抱樹的男人

  我們有很多朋友,就特別喜歡跟著這位準巫師爬山,常常會有不一樣的體驗。

他帶的登山隊,行進速度特別慢。因為他認為登山的目的不是攻頂,而是親近大自然。為了不讓隊員們只顧著聊天,忽略了身邊的草草木木,他還會特別拉開隊員之間的距離。然後,到了一個特定的地方,就停下來,教大家抱樹,想像著自己的肚臍和樹身結合為一體,去感受樹的能量。

   育青是有名的「抱樹專家」。他抱樹,不只是在感受樹身那古老堅實的力量,還能和樹靈溝通。樹靈向他傾吐了植物的祕語,於是我們能夠知道,拉拉山的神木是 孤獨、苦悶的,「我的感覺是,因為他們的子子孫孫都死了。」目前為止,他所感覺到最好的,是能高安東軍山的巨木群,「他們像個與世隔絕的大家族,但很自得 其樂。」

  據育青說,大部分的樹,即使是人工種植的,抱起來都很舒服。但,並不是所有樹都喜歡讓人抱的,他就曾經抱過一棵樹,身體一貼上去,立刻冰寒徹骨。他笑說,大概這位「老人家」在想,你這個小伙子怎麼這麼沒禮貌,沒經過我的允許就來抱我,給你點顏色瞧瞧!

  「樹的根扎得很深,而且往往在一個地方一待就是上千年。所以樹跟土地的連結是最深厚的,尤其是原始森林。所以在台灣殘存的森林中,是可以讀到許多台灣的自然史的。如果有人,『讀』得懂樹的話。」

   「其實石頭也是。石頭裡儲存了許多記憶,包括人在這兒的遷徙,以及動、植物來來往往的過程。」育青說,所以他很能理解早期有些原住民,只要坐在一顆石頭 上,就能知道那兒所有的故事。他在大學時就有過很接近的經歷。那時他認識了一個排灣族的老獵人,七十多歲的年紀,還像羚羊一樣敏捷,即使七十幾度的陡坡, 也可以咻一下就爬上去。有次老獵人指著一塊岩石,要育青坐上去。他依言坐下,開始慢慢有種感覺,覺得自己凝固住了,好像變成了石頭。等站起來時,他已經是 個不一樣的人。

  瞧,他真有當巫師的慧根吧。也就難怪他能夠通過考驗,成為印加巫師的學徒。

~~~~

 

*但願我的手警鐘你創作之物,

但願我的耳聆聽你的聲音。

讓我獲得智慧,

好知曉你教導我族人的事,

明白你藏在每一片葉、

每一顆石頭裡的教誨。

——美洲原住民祈禱詞

 

~與樹共舞~

發現樹的移動

想要從一棵樹的動作領悟到哲理,必須近距離仔細觀察,給自己充裕的時間,調整頻率與其接近。

 

1.找一棵令自己特別有感覺的樹,站在它面前,雙手張開,放在樹幹兩側,手臂伸展但放鬆。將頭向後傾,如此可以凝望枝和葉的動作。

2.擴展你的注意力,將整株樹納入眼簾,感覺它的擺動,讓身體自然隨之擺動,慢慢的,你們的動作愈來愈一致,甚至感覺自己的身體就是它。一旦到達這種境界,合上雙眼,雙手仍扶著樹幹,動作持續。如果你習慣以肢體或舞蹈來表達自己,此刻就大膽釋放出來吧!鬆開雙手,隨著樹細微的擺動來段即興的舞蹈。

 

提醒你的是:頭部像後傾一段時間,可能會發生頭暈的現象,因為這姿勢容易阻礙頸部血液的流動。當此狀況發生時,只要讓頸部再度直立起來,放鬆一會兒,暈眩感就會消失

 

發現自己置身于一個全新的境界是很美妙的,若是一貫聽命大腦的指示或遵照舊習慣來做,這境界將永遠達不到。那表示自己如今你已經放開了自我,而任由直覺——高層自我——來做你的嚮導。 

發掘一棵樹的能量場

要瞭解像呼吸節奏這般個人的事如何受到一棵樹的影響,必須考慮到身體的能量層次發生什麼改變。每一株樹(事實上是每一個生命體)都有一個能量場,從它的身上向外輻散開來,就如同人身上包覆著能量場一樣。當你和一棵樹相遇,身上的能量場就會開始有所反應、慢慢適應這棵樹的能量場。此一適應的過程非常細緻,因而起先你不會注意到,然而身體的新陳代謝、思考模式、情緒感受卻會開始出現一系列轉化。由於樹並沒有像人類心理的情緒波動,其能量形式較為穩定,因而正巧可以成為人們瞭解自我反應模式的衡量工具。

樹的能量場是有層次的,不同的層次分別傳達不同的韻律。透過反覆的練習,許多人可以感應到它們之間的不同,但不是每一個人都感應到相同的事。樹的節奏不外乎每年跟隨季節變換而出現的生長和更新迴圈,其次便是日夜交替的節奏,當太陽升起的那一刹那達到巔峰。每一株樹都有其隱藏的節奏,因為這個節奏而使其獨特。

為了聽見樹的韻律,傾聽自己的呼吸是一個好的開端,藉此磨練聽力;透過不斷的練習,你將能夠辨別自己的呼吸是平靜、焦慮、緊張、退縮或是自在。一旦能輕而易舉做到這點,便可以同樣的方式聽見樹的韻律。

運用聲音和動作的練習,也可以幫助調整自己來契合樹的韻律。人們通常會先找到一棵覺得頻率接近的樹;正因為如此,而較容易親近。若想更進一步,再多做幾次傾聽樹之韻律的練習,這會帶領你發掘到更多樹的面貌,以及自己。

 

每一次與樹相遇,你的能量場就會與該樹的能量場互動、回應並且適應它。透過調整自己,配合樹內在的韻律及能量場,你可以吸收到它所攜帶的訊息,那是代表樹木特質的印記,進而在自己身上喚醒那份特質。

有些樹的特質與人類經驗並不特別相關,但某些樹的能量卻對人的健康和心靈的平和至為重要。

 

樺樹具有溫婉、溫和的特質;山毛樺從不會被地面的雜草侵佔了生存空間,或者被寄生蟲進駐,其維護自我的特質促使它強力反抗任何可能的侵入者;山楂則是很快適應其生長的空間,它能夠與其他的樹種共存,不但極力護衛自己生長的空間,也不會侵佔其他樹生存的空間;樅樹的樹幹高大挺直,彰顯出其內在的流動性;野薔薇展現出開放的特質;松樹與光之間有著特殊的依存關係。我們還選出了黃楊樹,這種樹一年四季的形貌幾乎是維持不變的;胡桃樹則經常是單獨生長,很少出現在樹林中,其內在有著非常獨特的韻律節奏;金雀花則總是綻放出一簇又一簇金黃燦爛的花朵,讓人感覺到其無限的生氣和活力。

這九種樹的能量為治療疾病或危機的每一階段,提供了非常有助益的支援力量。

能量樹油可以口服,也可以使用於泡澡或按摩,但最常用的方式是塗抹在身體特定的部位。當你覺得身體疼痛,那一定是能量場中某個無法突破之問題的結果,因而能量場的問題必然與身體顯現症狀的部位有關,如此,透過塗抹能量油於不快的部位,等於在能量層次上對準問題,同時,能量場中的問題區或阻滯區會設定一個振動形態,進而引發相關脈輪的回應。把能量油塗抹在特定的脈輪,即可精確瞄準問題中某個特別的面。

 

擺脫過去

一個人受過的傷,不論意識上是否還記得,都應該浮上表面來,請你再度去面對和療愈。

森林中有些地點仿佛擁有某種魔力,能使人不知不覺碰觸到心靈深處。在這樣的處所,你會覺得與四周存在的力量相較,自己顯得非常渺小。

 

黃楊樹的能量能協助人藉由面對而釋放掉過去的創傷。

 

 重新出發

走向未來的唯一穩固基礎是,一個已經被接納和整合的過去——舊模式已經解套,舊傷口獲得療愈。無論過去發生什麼,我們可以謝謝它,為的是它把我們帶向如今身處的位置。森林裡和個別的樹上不斷有新的生長,這提醒我們,生命力是無法扼阻的,進而鼓舞人重新出發。

 

金雀花給我們特別的重生力量。

 

摘錄自:樹的療愈能量

創作者介紹

YA綠素

enjoyloh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