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自:   我叫龙宽我是乐活女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afb7510100pemh.html

这是最喜欢的一篇童话,虽然已经有人翻译过了,但还是忍不住自己拿过来翻译了一遍。

最喜欢的故事,一定要和大家分享~~

来自Neale Donald Walsh 《与神对话》的作者

The little soul and the sun-book.jpg

在很久很久以前,啊不,在连时间都还不存在的时候,有一个小灵魂对上帝说:“我知道我是谁了。”

上帝说,“那太棒啦!你是谁呀?”

小灵魂大喊一声:“我是光!”

上帝使劲咧嘴微笑着。“没错!”上帝也跟着喊。“你是光。”

小灵魂高兴的不得了,因为它想出了所有那个国度的灵魂都想琢磨出来的答案。

“哇,”小灵魂说:“简直太酷了!”

但是过不了多久,光是知道自己是谁还不够。小灵魂觉得心里痒痒的,现在它想体验一下当自己是什么感觉。所以小灵魂跑回上帝那里(这对于那些想体验自己的灵魂来说真是个不错的主意),它说:

“嘿,上帝!现在我知道自己是谁了,能不能让我体验一下当自己是什么感觉?”

上帝说:“你是说你想当那个你本来就是的东西?”

“嗯,”小灵魂回答,“知道自己是谁是一回事,体验当自己的感觉又是另一回事。我想感受一下身为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但是你已经是光了啊,”上帝再次笑着回答。

“是啊,不过我想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小灵魂喊着。

“嗯,”上帝暗笑道,“我早该知道是这样。你一直都是个爱冒险的小孩。”

然后上帝的表情变了。“只有一件事…”

“什么呀?”小灵魂问。

“嗯,除了光别的什么都不存在。你看,我除了你什么都没有创造;所以,你要体验当自己的感觉可不容易,因为除了你,别的什么都没有。”

“啊?”小灵魂说,它现在有点搞不清楚了。

“好比是这样。”上帝说。“你是太阳中的一根蜡烛。噢,你是在那里没错,和其他数不清多少兆亿根蜡烛 一起组成了太阳。如果没有你,太阳就不是太阳了。噢不,它会变成少了一根蜡烛的太阳…那就根本不是太阳了;因为它没有以前那么亮了。然而,当你就在光里面 的时候怎么能知道自己是光——这是个问题。”

“反正,”小灵魂眼睛亮了,“你是上帝。你得想想办法!”

上帝又笑了。“我已经想出来了,”上帝说。“既然你在光里面看不见自己是光,我们就让黑暗包围着你。”

“什么叫黑暗?”小灵魂问。

上帝回答,“就是和你相反的东西。”

“我会害怕黑暗吗?”小灵魂喊道。

“除非你想害怕。”上帝回答。“其实没有什么东西可怕,除非你认为它可怕。你看,这都是我们想象出来的。我们在玩假装的游戏。”

“噢,”小灵魂说,他觉得好多了。

然后上帝解释说,如果想要体验什么东西,就得出现和它正相反的东西。“这是一件了不起的礼物,”上帝说,“因为如果没有它,你就无法体验任何事情。没有冷就不知道什么叫热,没有下就不知道什么叫上,没有慢就不知道什么叫快。没有右就没有左,没有那边就没有这边,没有那时就没有现在。”

“所以,”上帝总结道,“当你被黑暗包围着的时候,不要挥舞着拳头大声嚷嚷着诅咒它。还不如就做黑暗中的一束光,不要去管它。然后你就会知道自己到底是谁,别人也会知道。散发你的光芒,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有多特别!”

“你是说可以让别人看见我有多特别吗?”小灵魂问。

“那当然!”上帝暗笑。“没有问题!不过要记住,‘特别’不代表‘更好’。每个人都很特别,每个人都与众不同!不过很多人已经忘记这点了。只有他们看到你可以如此特别的时候,他们才会明白自己也可以如此特别。”

“哇,”小灵魂一边说,一边高兴的又蹦又跳又笑。“我想有多特别就有多特别!”

“对啊,而且现在就可以开始。”上帝一边说,一边和小灵魂一起蹦啊跳啊笑啊的。

“你想变成特别的哪个部分?”

“特别的哪个部分?”小灵魂重复道。“我不明白。”

“嗯,”上帝解释说,“当一束光就很特别,而特别又有很多不同的部分。善良很特别,温柔很特别,创造力很特别,有耐心也很特别。你还能想到其他变得特别的方法吗?”

小灵魂静静的坐了一会儿。“我能想到很多种方法!”然后它喊道。“帮助人很特别。乐于分享很特别。对人友好很特别。对人体贴也很特别!”

“对!”上帝附和道,“你可以成为所有的这些,或者你想成为的任何一个特别的部分,什么时候都可以。这就是当一束光的好处。”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我想当什么了!”小灵魂无比激动的宣布。“我想当特别里面那个叫做‘宽恕’的部分。宽恕不是很特别吗?”

“噢,没错,”上帝向小灵魂保证。“那确实很特别。”

“那好,”小灵魂说。“那就是我想要的。我想要宽恕。我想去体验宽容的自己。”

“好啊,”上帝说,“不过你得先知道一件事。”

小灵魂现在有点不耐烦了。好像情况总是会有些复杂。

“什么呀?”小灵魂叹了口气。

“没有人能让你宽恕。”

“没有人?”小灵魂简直无法相信。

“没有人!”上帝重复道。“我创造的一切都是完美的。没有一个灵魂比你少完美了一点。看看你周围。”

这时小灵魂才发现周围来了好多人。好多灵魂从四面八方来到这里——从这个国度的每个角落——因为有消 息说小灵魂正和上帝进行一场非同寻常的谈话,每个人都想听听看他们在说什么。看到聚在这里数不清的灵魂,小灵魂只能承认,没有人看起来比它少了一点的神 奇、灿烂或者是完美。这些聚在周围的灵魂如此奇妙,他们的光如此明亮,小灵魂简直无法直视它们。

“那,你能宽恕谁呢?”上帝问。

“哎呀,这样一点都不好玩了!”小灵魂嘟囔着。“我想体验宽恕别人的自己。我想知道那部分的特别会是什么感觉。”

这回小灵魂知道伤心会是什么感觉了。不过就在那时,一个友好的灵魂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别担心,小灵魂,”友好的灵魂说,“我来帮你。”

“真的?”小灵魂的眼睛又发亮了。“不过你能做什么呢?”

“嗯,我可以给你一个人来宽恕!”

“你可以吗?”

“当然啦!”友好的灵魂欢快的说。“我可以来到你的生命里做一些事来让你宽恕。”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那样做?”小灵魂问。“你,如此完美的生命!你,以这么快的速度振动着,发 出这么明亮的光,让我都没法直视!有什么会让你愿意放慢自己的振动力,让你的光都变得暗淡浓重?有什么会让你——如此轻盈的你,可以在星星上跳舞,一闪念 就可以穿越整个国度——到我的生命里让自己变得如此沉重,才能够做出那些坏事?”

“很简单,”友好的灵魂说。“我愿意这么做是因为我爱你。”

小灵魂听到答案似乎很吃惊。

“不要这么惊讶,”友好的灵魂说,“你也为我做过同样的事。你不记得了吗?噢,我和你,我们好多次都在一起跳舞。我们在那么多时光和年代中共舞,在那么多地方一同玩耍。只不过你不记得了。”

“我们曾经一起经历了一切。我们经历了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都当过男人和女人,好人和坏人,受害者和迫害者。”

“我们已经在一起好多次了,彼此将最完美的机会带给对方,表达和体验着我们真正的自己。所以,”友好的灵魂进一步解释说,“我会来到你的下一次生命中扮演‘坏蛋’。我会做一些真正可怕的事,你就可以体验到什么是宽恕。”

“可是你会做什么?”小灵魂有点紧张的问,“什么会这么可怕呀?”

“噢,”友好的灵魂眨眨眼睛回答说,“我们来想一想。”

然后友好的灵魂似乎变得严肃,用轻轻的声音说,“知道吗,有一件事你说对了。”

“什么事?”小灵魂想知道。

“我必须要放慢我的振动力,变得十分沉重,才能做出这件不怎么好的事。我得假装成非常不像我自己的样子。所以,我只请你为我做一件事。”

“噢,什么事都行,什么事都行!”小灵魂一边喊,一边开始又唱又跳,“我要去宽恕了,我要去宽恕了!”

然后小灵魂发现友好的灵魂变得非常安静。

“怎么了?”小灵魂问。“你要我做什么?你真是个天使,愿意为我做这些事!”

“这位友好的灵魂当然是个天使!”上帝插了进来。“每个人都是!要永远记住:我给你们送去的没有一个不是天使。”

这下小灵魂更想满足友好灵魂的要求了。“我能为你做什么事?”小灵魂又问。

“在我攻击你的时候,”友好的灵魂回答,“在我对你做出你能想到的最坏事情的时候——就在那个时候…”

“怎样?”小灵魂打断道,“怎样…?”“记住我真正的样子。”

“噢,我会的!”小灵魂喊道,“我保证!我会永远记得此时此刻,在这里看到你的样子!”

“那好,”友好的灵魂说,“因为,你看,我会假装的如此辛苦,连我自己都忘记了。如果你不记得我真正的样子,我可能很久都不会再记得。如果我忘了我是谁,你可能也会忘了你是谁,我们两个就会一起迷路。那时就需要另外一个灵魂来提醒我们两个到底是谁。”

“不,我们不会的!”小灵魂再次保证。“我一定会记得你!我会感谢你带来的礼物——让我体验我自己的机会。”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小灵魂去开始新的人生,对自己是光感到非常兴奋,因为这很特别,而且它也为自己能成为特别中那个叫“宽恕”的部分而感到激动。

小灵魂焦急的等待着能够体验宽恕别人的自己,并感谢任何一个参与其中的灵魂。在那次新生命的所有时刻中,每当有新的灵魂出现,无论它带来的是欢乐还是悲伤——特别是当它带来悲伤的时候——小灵魂都会想起上帝说过的话。

“要永远记住,”上帝微笑着说,“我给你们送去的没有一个不是天使。”

 


如果我也是那个小灵魂的话,"友好的灵魂"已经来找过我很多次了,它当过动物,也当过人类。我想对它说:我认得你的脸孔,虽然我不记得你真正的样子,不过我知道那就是你。不管你带来欢乐还是悲伤,我要记住,没有一个不是天使。

 

 

  

The little soul and the sun.jpg

創作者介紹

YA綠素

enjoyloh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