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譯名--  印加巫士的智慧洞見:成為地球守護者的操練與挑戰

一切造物——人類、鯨魚、甚至星星——都是出於意願的力量而由光所組成。地球守護者們運用四個洞見來治療疾病,消除情緒上的困擾,甚至長出能以不同方式衰老和療癒的新身體,經歷一次新的進化。

   第一個洞見教導你,如何像蛇蛻皮一樣完全卸下過去的情感傷痕。第二個洞見教你如何超越恐懼和憤怒,以實踐和活出優雅。第三個洞見告訴你如何跨出時間之 外、進入無限,在事情發生之前就加以修正。第四個洞見詳細闡述了如何從因教育而陷入的文化迷思中甦醒,將你的夢想世界化為實相,在生活中創造出喜悅、豐盛 和意義。

  本書向我們透露了許多古老的深奧技巧,藉由練習這些技巧,我們的基因得以提升,有機會發展為充滿光明的新人類,並受到指引,成為地球的守護者。

 

      印加巫士的智慧洞见—地球守護者之道

在美洲,數千年來,許多土著巫醫組成了祕密團體,小心的守護他們所承傳的
智慧與教導,並扮演著「大自然服務者」的角色。這些「地球守護者」
(Earthkeepers)
以不同的名稱存在於許多國家中,例如,在安地斯山和亞馬遜地
區,他們被稱作「拉依卡」(Laika:譯注:或稱作治療者)。

一九五零年,來自安地斯高山的一群治療者(拉依卡)前往一座聖山的山下,
參加在此舉行的薩滿巫師年度聚會。當地的土著看到拉依卡們身穿的毛氈外套,立
即認出這是高階薩滿祭司的標記。他們發現,這是一群人們以為在西班牙人入侵之
後就已消失的男巫醫與女巫醫。這些高階薩滿巫師們知道人類即將面臨一場巨變,
所以決定從隱居中定出來,向世人傳播智慧。這些智慧將使我們安然度過將要面臨
的巨變,幫助我們改變實相,創造一個更美好的世界。

 

對征服者隱藏智慧
    地球守護者們教導我們,所有的造物---大地、人類、鯨魚、岩石甚至星星
---都是由振動和光所組成。我們所認知為物質和真實存在的一切,無不是一個我
們投射到這個世界的夢境。這個夢是一個故事,雖然它並下真實,但我們卻相信它
是真的。地球守護者的修行和智慧,教導我們如何重寫人生劇情,用薩滿巫師的話
來說,就是如何「把夢想世界化為現實」。

這些被稱作「四個洞見」的珍貴教導,曾經因故被小心的隱藏。隨著征服者的
到來(即前來美洲大陸的歐洲朝聖者和早期移民者),拉依卡受到了殘酷的迫害。
許多治療者,尤其是女治療者,被烙上女巫和男巫的烙印,關進監獄,慘遭折磨和
殺害。直到今日,世界各地的西班牙宗教裁判所已關閉了兩百年,天主教教會依然
認為治療者的知識是危險的,對教會有所威脅,於是在祕魯的利馬繼續保留一個辦
事處。這個根除邪神崇拜的辦事處由道明教會管理,在十五世紀時,這個教會曾經
宣判聖女貞德為異教徒,將她綁在火刑柱上燒死。

治療者們明瞭人類有能力將自己夢想的世界化為現實,這份知識威力極大,德
行不足的人有可能濫用它。所以,他們不僅對西班牙征服者隱藏了這些知識,也不
傳授給一般的土著同胞。不過他們明白,這四個洞見是屬於全人類的,所以當拉依
卡遇到沒有征服者般的傲慢與敵意的白人時,也會願意傳遞這份智慧的教導給他。
例如,在西班牙人入侵之後不久,他們收了一個白人弟子,他是位天主教耶穌會的
神父,名叫布拉斯.法萊拉(Blas Valera),是印地安人與西班牙人的混血兒。

拉依卡將他們的祕法點傳給法萊拉神父,讓他寫出四本關於拉依卡教導的書,
但很遺憾,其中三本在宗教審判期問神祕的消失了(剩下一本在意大利的私人收藏
裡)。法萊拉宣稱,印加具有與歐洲同等的文明程度,因為印加能夠藉由運用一套
稱作「奎普斯」(Quipus)的結繩系統來書寫。當法萊拉的教會發現他的作為時,
就把他關進監獄,六年後他死在獄中。耶穌會為何要把他冊自己的神父關進監獄?
為什麼如此害怕他為全人類利益而記錄下來的智慧呢?在法萊拉被解除教職之後,
為什麼還要禁止任命任何混血兒或當地人為神父呢?

我是另一個成為拉依卡傳人的非印第安人,我加入了在亞馬遜(靠近庫斯科的
印加城)的智慧守護者傳承系統,雖然我從來沒想過要加入他們。作為一個醫學人
類學家,我有興趣的是研究薩滿巫師的治療法門。

或許是幸運或命運所致,我最終遇見了我的巫士導師安東尼歐先生。他是少數
仍然在世的拉依卡,將我留在他的身邊訓練了將近二十五年。他身兼數種角色,白
天是大學教授,晚上是巫醫大師。他出生在一個高山村落裡,用十五世紀的工具和
方法工作,但也熟悉二十一世紀的生活方式。雖然他是印加人的後裔,卻常常告訴
我,拉依卡比印加的歷史要悠久得多,印加文化是男性和軍國主義的文化,而拉依
卡的教義則來自於更早的時代,他們明白神性(the divine)的女性面。我有一次告
訴他,覺得自己能遇到他是件非常幸運的事,他說:「你憑什麼覺得是你找到了
我,如果教會在過去五百年中都沒有找到我們?」

本書呈現了安東尼歐傳授給我的教導---現在,我身為地球守護者,為了幫助
你準備好進入目前來臨的進化時期,我願意與你一起經歷古人所预言的巨大轉變。

 

發光人類新物種    
    根據馬雅、霍皮和印加預一言,人類正處於一個歷史上的轉捩點。馬雅人認為,
西元二零一二年,所有的混亂與巨變會達到頂點,在這個時期,一種新的人種將
會衍生出來。我們將進行一次量子躍,從「智能人類」(Homo sapiens)躍升為
「發光人類](Homo luminous)物質世界是由更高層次的光與振動所組成,發光人
類有能力感知到這些光與振動。此時,人類不是以代代相傳的方式進化,而是在一
個世代的時問內進化,這是有史以來的第一次,跟我們以往對進化的概念大不相
同。我們將在自己的有生之年中,進行一次生物上的量子跳躍,而且把所獲得的身
體、情感和心靈的特徵,遺傳給我們的孩子和他們的後代。
    如果這些聽來令人難以置信,那麼請想像一下,由於身體上的細胞會自動更
新,所以大約每八個月身體就會產生一個全新的複製品。藉著遵循本書中的四個洞
見,並進行相關的練習,你就能展現一個新的身體,讓你擺脫從父母得來的遺傳基
因和疾病的必然束縛。更重要的是,你能下受過去感情和靈性經驗的限制,這些經
驗都是在生活中不斷承接與吸收進來的。 
 
    由於量子物理學的新發現,我們已經知道所有的物質都是密集聚合的光。然
而,治療者們在幾千年前就已經知道了這個事實---他們知道,振動和光能自行組
合成上千種形狀和形式。首先,有一個發光的母體(luminous matrix),然後從這
個類似藍圖的母體誕生出生命。例如,振動和光在發光的母體周圍旋轉和凝聚,一
頭鯨魚因此誕生,然後這條鯨魚會生下其他鯨魚。

人類身體也有一個發光母體:我們被一個發光能場(luminous energy field)
包覆,從它顯現出形體和健康的身體。發光能場組織身體的方式,就像磁鐵的能量
場把玻璃上的鐵屑整齊排序一樣。如同前述的鯨魚一例,人類能衍生其他人類,但
一個新類型的人種必須來自一個新的發光母體。數千年以來,治療者們學會如何取
得光中的生物藍圖,並幫助大靈(Spirit)創造。他們也懂得如何治療疾病,造就
極佳的健康狀態,並藉由改變發光能場來建構和塑造自己的命運。

我們可以把發光能場當作是為向基因(D N A)發出指令的軟體,而基因是製
造身體的硬體。掌握了治療者的洞見,能讓我們獲取最新版本的軟體,創造出新的
身體,這個新身體會以不同的方式衰老、療癒和死去。如果未能重新設定發光能
場,我們會受困於所繼承的故事:我們會以父母、祖父母的方式衰老、療癒、生活
和死亡,重複他們的身體疾病和不安的內心生活。書中的「四個洞見」可以讓我們
擺脫家族詛咒的束縛,卸下祖先們心中的陰影。

治療者們掌握這些洞見後,甚至能在地球上創造出新生命---例如,在亞馬遜
叢林誕生新品種的蝴蝶,或是當年在高山上建立印加城時,治療者能夠將建造所需
的巨石搬到山上。《聖經》說我們的信心能夠移動大山,但我們已經忘記自己有這
樣的能力。所以,這些洞見教導我們必須破除的第一個障礙,就是使我們無法覺知
光明本質的那座山。

在成為發光人類的過程中,我們將放棄征服者的行徑,摒除崇尚命令、控制和
統治自然的男性神學體系,這種神學體系認為剝削大地的河流和森林是正當的,認
為它們僅是供人類消耗的物質資源。因此,我們需要有所改變,去接納一個更古老
的神話,一種合作與相互支持的女性神學體系,雖然對絕大多數人來說,這是早巳
失傳的神話。

 

回歸神性的女性面 
  神就賜福給他們,又對他們說,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治理這地,也要管理
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和地上各樣行動的生存物。
   ----------《舊約.創世記》第一章二十八節


    目前的宗教傳統崇尚神的男性面,神被視為是一種高居天堂的力量,與我們相
距遙遠。在西方,人們相信,想要接近上帝,就必須藉由祈禱與犧牲奉獻,努力跟
他維繫好關係,因為我們曾經大膽吃了生命樹上的果子,而被趕出天堂,所以我們
需要去贏回造物主的愛和關注。根據這個古老的故事,我們在神的眼裡應該始終是
個孩子,所以,當我們品嘗上帝禁止我們品嘗的果實時,我們展現了自己的獨立意
志,激怒了弛,於是注定要過著辛勞和悲慘的生活,只有上帝的恩典才能減輕我們
的痛苦。

然而,在更遠古的女性神學體系中,我們從來沒有被逐出花園或與上帝分離過
(例如,澳大利亞土著並沒有被逐出伊甸園,撒哈拉四周的非洲人或美洲土著也沒
有)。相反地,上帝給我們花園,是為了要我們管理它和看顧它。根據這些更為古
老的信仰,神將他的生命力注入種子之中,讓我們可以在富饒肥沃的大地上種植。
當我們帶來供養人類的果實,我們就是在表達這種潛能,擴展這種神性。治療者們
信奉這種神學體系,並說道:「我們在這裡除了種植玉米,還培育著神。」換句話
說,我們實際上是和神共同參與了宇宙的創造,而且,在這世界中的一切事物,包
括我們自己,都是神聖的,我們的工作就是讓這種神性發揮得淋漓盡致

在歷史的進程中,這兩種截然不同的神學體系,讓人類以不同的方式對待同胞
與大地。例如,當歐洲人來到美洲時,他們發現了一片遼闊、無人居住的大陸,這
片大地有著清澈的河流和眾多的動物,他們相信,上帝慷慨地把這豐饒土地賜給他
們,讓他們隨心所欲的享用。事實上,超過一億的土著居民早已居住在這片土地
上,與四周的環境和諧相處。土著居民信奉女性的神學體系,他們相信只要能與大
地和諧共處,大地之母就會提供他們生活所需的一切。

第一批前往美洲的移民並下害怕長途跋涉!!從亞洲旅行到北美洲,最後抵達
南美洲---因為他們相信,無論走到哪裡,都會有充足的食物和庇護所,因此他們
狩獵、聚居、學習種植農作物。當他們在數千年前開始辛苦的長途跋涉,穿過白令
海峽,在美洲大陸定居下來時,地球守護者們把這種智慧帶到了這裡,範圍包括從
美洲最北端的阿拉斯加到南美洲尾端的巴塔哥尼亞;坦些智慧源自於喜馬拉雅山的
聖殿,並被勇敢的旅行者們帶到了美洲大陸。

當村莊擴展為城市時,男性神學體系出現了,一種新的意識開始占據著主導地
位。這種意識認為,只獲得足以維生的資源是不夠的,為了獲得更多上地和財富,
人們開始攻擊鄰居:於是貪婪開始成為主流,男性神學體系的信奉者認為,世界上
所有的食物都該歸他們所有,他們處在食物鏈的頂端,而不是食物鏈的眼務者。

在歐洲,這些觀念在六千年前隨著中亞印歐民族來到歐洲,他們相信自己所進
行的侵略和征服具有神的正義(事實上,他們用來戰勝他人的刀劍,後來倒轉過來
成了十字架,變成十字軍的象徵)。侵略者們覺得,因為他們崇拜了「正確的」上
帝,所以他們對資源享有神聖的權利,甚王宣稱他們殺害不願改變信仰的異端敵
人,是為了尊崇他們的造物主。

之後,歐洲人的戰爭技術有了長足的進步,十六世紀時,佛朗西斯科.皮薩羅
(Francisco Pizarro)和荷南、科特斯(Heman Cortes)抵達新世界,不到四百人的軍隊
以槍砲、鋼鐵、馬匹以及....細菌,打敗了阿茲特克和印加帝國。治療者逃到深山
裡,將古代女性神學隱藏起來,他們知道,總有一天要回到山谷中,向人們重提古
老的生活之道。

 


    地球需要復元

如今可看到男性神話所形成的破壞,世界上的森林正被快速砍伐,水域與空氣
遭受一污染,地表被侵蝕。因為全球暖化,氣候正在改變,導致非洲乾旱加劇;颶風
更加肆虐:每年都有比過去五百年多百倍到千倍的動植物物種從地球上消失。

治療者告訴我們,很久以前,對於人類來說,我們的星球是一個有毒的地方,
但是大地之母將這些毒素埋進了她的肚子裡,讓地表變成天堂般的藍天綠地
。根據
古代的知識所言,征服者終有一天會將這些毒素釋放出來,使大地變成一片有毒的
荒原,而且人類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些毒素,所以大自然必然需要慢慢復元她的健
康。
    現代科學證實了這個预言,在兩億五千萬年以前,地球的大氣主要由二氧化碳
所構成,這對人類來說是種劇毒。後來,當綠色生命出現時,植物把二氧化碳轉化
成氧氣,讓空氣中的碳原子轉而束縛在植物裡,後來植物被埋到地底去,變成了石
化燃料。我們將這些石油從地球深處的巨大油田中取出,當作燃料,將有毒的碳氢
化合物釋放到大氣中。環境再次漸漸變得令大多數生物無法生存,而我們並未真正
採取行動來扭轉這種可怕的情形。事實上,當全球暖化、兩極的冰帽溶化時,許多
人正在急切地準備在那裡開採石油。

幸運的是,一場找回古老女性之道和價值觀的運動正在進行,有許多人拒絕像
金字塔一般的指揮系統,這系統是男性神學體系的核心---即要求人們必須聽命於
神父,神父必須聽命於更高階的神父,更高階的神父必須聽命於敦宗,教宗聽命於
上帝。有些人則是拒絕接受科學家們所宣揚的信念,科學認為所有無法用五感衡
量、知覺、控制的事物都是不真實的。所以人們開始不再懷疑自己的內心,下再覺
得必須相信教條或他人對神聖的解釋,他們正在開始向內看,向自然尋求指引。
  耶和華說,那人已經與我們相似,能知道善惡。現在恐怕他伸手又摘生命樹的
果子吃,就永遠活著。耶和華神便打發他出伊甸園去,耕種他所自出之土。
   ---------《創世紀》第三章第二十二,二十三節

在女性神學體系中,通往覺悟之路是一條個人化的道路。我們被期望相信自己
的經驗、覺知與理解。
治療者跟男性神學體系信仰者一樣,都非常重視祈禱和冥
想,不過他們還知道有第二條通往靈性的道路:就是藉由直接的體驗所產生的知
識。治療者不認為神因為人類偷吃生命樹上的果子(吃了那果子便有能力分辨善惡》
而懲罰人類,相反的,他們相信,我們原本就該去尋求智慧,而且,我們的錯誤在
於果子吃得不夠多!

在資訊時代,人們並不相信超出現實以外、不符合邏輯的事。雖然有宗教信仰
---以及眾多的信奉者,但是,這些宗教的教義裡頭的精神本質,常常已經遺失殆
盡,我們學到的真理是後人經過好幾手的詮釋,還對這些觀念加以分析與解刦,但
是,我們並不會像耶穌一樣走進沙漠,在沙漠中待上四十天,或像佛陀那樣在菩提
樹下打坐冥想。這就好像我們花很多時間細讀于百本充滿複雜配方的食譜,並且沒
完沒了地討論某些食物和飲食的營養價值,可是卻不曾真正去吃每種食物。許多人
失去對神聖的直接體驗.....但是,幸運的是,藉著練習這四個洞見,我們就能夠做
到這一點。

 

治療者的四個洞見

拉依卡的智慧由四個洞見組成,每個洞見都包含四個練習,能讓我們超越單純
的理解、進入實際體驗知覺的轉變,因而幫助我們轉變自己和我們的世界。這些洞
見和練習是:
第一個洞見:英雄之道,練習:不批判,不受苦,不執著,美。
第二個洞見:光的戰士之道,練習:無畏,無為,確定,不涉入。
第三個洞見:看見者之道,練習:稚子之心,念及後果地生活,透明,誠信。
第四個洞見:聖者之道,練習:掌控時間,掌握你的投射,不妄念,土著煉金
術。

我在安東尼歐的指導下,學習了這四個洞見。我們一起從「在世界頂端的海洋」
---的的喀喀湖開始旅行,經過亞馬遜叢林,來到祕魯沙漠中的古國遺址。他和我
都相信,新的地球守護者將會來自老鷹的土地!!也就是來自美洲和歐洲。現在時
候到了,這些洞見將一一揭曉。我相信,安東尼歐訓練我是希望我成為一座橋樑,
將這些來自古代治療者的智慧教導帶入二十一世紀。

在過去二十年中,我已經教導我的學生們將這些洞見用於他們個人的治療中,
並藉著調整身體的發光藍圖來協助他人獲得療癒。其中有許多人告訴我,他們獲得
顯著的結果,療癒了自己,並轉化了他們和其他人的生命。這些洞見已讓他們成為
擁有力量和恩典的人,並像地球守護者一樣做著服務工作。

如果你想要開始過不同的生活,並且用新的眼光來感知你的經驗,那麼就下能
只是單單了解這些洞見,重要的是要真正去實踐,這會讓你改變你的發光能場的核
心結構。如果你不實踐,你也許會受到這些洞見的啟發,但並不能真正轉化自己。
掌握這些能量上的練習,將會讓你擺脫文化和基因對你的人生所設下的限制-----包
括你的生活方式、如何對周圍的世界做出反應,以及如何死去。你可以成為自己人
生劇的創造者,對抗因果和時間限制的舊觀念。

在书的章節中,你將了解到,振動和光如何通過四個層次創造了所有的生命,
這四個層次是:蛇的層次、美洲豹的層次、蜂鳥的層次和老鷹的層次。同時你會學
習到實用的工具,幫助你將夢想中健康、豐富和快樂的世界化作實相-----為你自
己、為你所愛的人,也為所有人和所有生命。你將會成為一個地球守護者。

 

出自《印加巫士的智慧洞见---成为地球守护者的操练和挑战》(《THE FOUR INSIGHTS---WISDOM POWER,AND GRACE OF THE EARTHKEEPERS》)一书。

作者:阿貝托.維洛多博士(Alberto Villoldo, Ph.D.)
  曾在舊金山州立大學創立「生物自制實驗室」,研究心理如何引發身心症及健康。後毅然決定深入祕魯的安地斯山區、海岸區和巴西亞馬遜雨林,跟隨當地巫士學習,研究亞馬遜及印加巫術治療超過二十五年,整理出印加人傳統的靈魂治療術──能量醫術。
  目前在猶他州公園城主持「四風協會」,訓練世界各地而來的學生,施行能量療法和靈魂復元術。另外在新英格蘭、加州、英國、荷蘭也設有訓練中心。維洛多喜愛滑雪、徒步旅行和登山,每年帶隊遠征亞馬遜地區和安地斯山脈,並與美洲智慧的老師們一起工作。
  著有《印加能量療法》(Shaman, Healer, Sage)、《印加靈魂復元療法》(Mending the Past and Healing the Future with Soul Retrieval)(均由生命潛能出版)、《四風之舞》(Dance of the Four Winds)、《日之島》(Island of the Sun)……等十餘本書。

創作者介紹

YA綠素

enjoyloh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