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音    kabir-1.jpg

 

笛音终於传来
终於,他的笛音传来,
我情不自禁就地起舞。
刹那,百花盛开了—即使节令不在五月,而蜜蜂们早已闻知。
海上,风起云涌;瞬间,巨浪升腾,淹至了我的胸膛。
外边,大雨倾盆而落;内在,我思慕著稀客。 
在我内边有些东西到达了一个新所在,此物质界从彼呼吸,
吾人不可见之旗帜,正在彼邦翻非飘扬!
 
卡比尔说:
「我的欲望之体垂死, 而真我却反而活了。

 kabir_portraits.jpg
无指自弹的圣音
  
 你听过无指自弹的圣音么?
既然房舍深处缭绕著旋律,
离开你的房舍有何意义呢?
即使你把道德的外衣擦到闪闪发亮,
但是如果内在没有圣音,又如何呢?
 
穆罕默德的子孙在文字中钻研,
不时指出这个重点、那个要点,
倘若其人心胸没有为爱所浸染,
有用吗?
 
瑜珈士穿著醒目的橘袍来去,
倘若他的内在毫无光彩,
有意思吗?

 

kabir_selected_couplets_from_the_sakhi_in_transversion_idk219.jpg

 
卡比儿之歌」。世上没有东西是像它一样的。卡比儿是一个美得不可思议的人。他是一个未受教育的人,他生于纺织工人家庭,没有人知道他父亲是谁,他的母亲把他丢在恒河岸边。他一定是个不合法的小孩。但是只是合法是不够的;他当然是不合法的,但是他是由爱生出来的,而爱就是真实的法则。我也已经讲过太多的卡比儿了,所以没有必要再讲别的事情,除了反复的说:「卡比儿,我爱你,我从来没有爱一个人爱得那么深。」
 --  Osho 
 

kabir.jpg

愛的真諦

眾人皆好談論愛,但罕人知其真義。

唯有愛,能讓你浸在─ 永無間斷的狂喜之中!

真愛的道路,狹隘非常,容不下兩人,僅許一人通行。

昔日之我,阻塞愛路,師父難行其上;今日之我,不占愛路,師父通行無阻。

身體,是名符其實的墳場,神聖的愛不能進入。它如鐵匠的風箱,一下子吸進空氣,一會兒呼出空氣,並無真正的生命。

我(卡比爾)將給你庇護:

愛,可以從我的櫃台上購得,但須付出你的頭腦作為代價。實際上此代價算是便宜至極,絕勿浪費一秒鐘的遲疑購買。

沒有愛力,心靈就沒有平安;沒有離苦,心智就不思超越;沒有明師,幻像和污點無法洗淨。

看清月光鳥的方式吧!它對月亮的愛無可言喻。它始終佇立月下凝視月光,甚至因頸仰過高而斷頸。

如月光鳥對皎潔月光的愛一樣,你也應該將如此深愛給予真主。

 

離別的愛人

離別的愛人致上主:

噢!主上,魚,能離開水而活嗎?我,能離開您而活嗎?

我的眼睛,因凝視您的歸路而腫痛;我的舌頭,為不斷念誦汝名而磨破。

我的眼睛流著淚,如同不歇止的雨;我徹夜哭著喚您,如杜鵑無止息地─ 呼喚著它的愛侶。

離苦如為眼鏡蛇傷,帶來劇烈痛楚。現在已無任何魔咒,對我有所療效。

倘若要與主名分開,我無法活下去;假如必須如此活著,我一定會瘋掉。

噢!吾愛,殺了我,乾脆殺了我吧!不然,就向我顯現。我再也無法忍受—— 二十四小時的離苦火焰。

 

跟內邊愛人談心

我跟內邊的愛人談心,問祂:「 何事匆忙」?

吾人能覺知到某種靈性存在著─ 祂愛著鳥兒、動物、螞蟻等,極可能,就是同一位「他」,把輻射傳到你母親的子宮。

合理嗎?在你醒來並行走後,卻讓你活得像個孤兒?

真相是你逃離了自己,決志要進入黑暗當中。

現在你被無關者所圍,忘卻自己原來是誰。這就是為何─ 你一生中無論做什麼事,總有種奇怪的挫敗在內。

 

有愛的地方

有愛的地方,就無法律;彼處無邏輯,亦無推理。

當深深沉醉在神聖的愛中時,你不會在乎這天是否吉祥日,或者甚至此刻是白天還黑夜。

卡比爾透露這個秘密予你:

「如果你能愛上主如至親,那麼你將到達一處—— 無人探索可及的靈性高峰。除此之外,你別無所需。」

 

沉醉愛中

凡得到瓊漿玉液者,無不珍愛這無極之樂,他們啜飲,沉醉其中。他們已獲得稀世奇珍,並知道抓住世界無用。

卡比爾啊,試過許多煉金術配方,但是無一像上主的愛。只要他的一滴進入汝身,汝脫胎換骨成黃金。

 

上帝是唯一的給予者

卡比爾的母親哭得很傷心,擔憂:「哦!上帝,這個小孩如何維生?」

卡比爾說:「媽媽,聽著呀—— 上帝是我們唯一的給予者。」

 

上主的化身

神聖的那一位,喬裝成老納,現身在廉價客棧,然後外出乞討。

但是我從未見過他,即使有機會遇見他,我能向他祈求什麼?他早就知曉─ 我生命中的缺少。

卡比爾說道:

「我隸屬於那位老者,現在請讓該發生的─ 發生吧!」

 

上主的殿堂

如同,油在油菜籽裡,火在打火石中;同理,上主在你內邊——隱而不顯。

請遵循師父簡單又確實的教導:在午夜裡認真守候——─ 你將找到他。

就像芳香在花的盛開裡,是以上主就駐在你內邊。但如麝香鹿總愛找麝香─ ——於森林的大草原之上;人們也愛四出尋覓上主,即使勞無所獲。

就像瞳仁位於眼睛裡,上主就在你的身體裡。但是愚昧的人們呀,不能明白此等簡單真相,卻亟於到外面尋尋覓覓。

如同空氣無所不在,但卻無人能視;是以上主雖遍身軀,但對任何人來說,仍系隱而不顯。此乃因心如鐵石,沒有依戀在他身上。

噢!人身,乃至高無上的寶藏,你遍尋全世界不得的,就在此——在你內邊。但是幻覺的面紗,終究把你與他隔開。大膽地撕碎面紗吧!你將赫然發現他。

噢!我的主,他駐在每個人裡邊;沒有哪張新娘床,是沒有新郎的。身體是蒙受祝福的,上主在裡面示現!

就像花香在花裡,上主也在你裡邊。但在他所鍾愛的聖人身上,上主顯示出了他自己—— 此即你所需要知道的全部。現在上前去吧,去會見聖人!

 

上主在你內邊

上主在你內邊,也在我的裡面;如你所知道的,苗芽在種子中。吾輩都在掙扎,無人相去太遠。蛻去你的驕慢,入內邊環視吧! 

循著藍天漸行漸遠,生活的挫敗感消失,身心的創傷逐褪去,億萬太陽的光輝湧至,我結跏端坐於此世界。

我聽到那不搖自響的鈴音回蕩,聖音的愛帶來想像不到的狂喜。晴空萬裡無雲,光雨傾盆而下,無量光熙彙聚了整個光河!

單憑著某種純淨愛力,宇宙十方都可進入。在我們的四重身體中,要覺知此種狂喜何等困難。

冀望依賴心智來抵達的人失敗了,正是心智的傲慢使我們與愛分離,只因說心智兩字你已被推得老遠。

 

盲目的世界

世界何等盲目,深陷在全然的黑暗之中,但我能向誰闡明此等真相呢?

俗果僅一個或兩個人無明,我還可以向他們解釋;但當所有人被屬世慾望誤導,全神只貫注在維護身體上時, 我又如何來說服這麼多人呢?

身體不過是一條水管,水組成了它的大部份;空氣是身體的駕馭者,是呼吸使得它存活。這是多麼脆弱的構造啊!或許可說是像一滴露珠,轉瞬就消失在一眨眼間。

輪回的河流如此深邃,它的流動永不止息。當河流的本身成了陷阱,我們又能做些什麼呢?

逃脫困境的秘道,就在你身體裡面;你卻從未發現,只因你手持燈籠,徒然向外尋找—— (清真寺,教堂,廟宇)。

萬物陷在悲哀的怒火中,慾望和野心吞噬了一切。若無明師的傳授真知,人啊——這被綑綁的奴隸,只能漫無目的地漂流。

卡比爾說:

「親愛的求道者,請聆聽呵! 那最終的一天將會來臨呀, 到時你必須穿越這個地方, 連遮蔽裸體的腰帶也得拋下, 你現在的屬世慾望又有何用呢?」

 

你在找我嗎?

你——求道者,正在找我嗎?可知我——上帝,就在你身旁,與你並肩而坐。

倘若尋我於聖塔中,你將見不到我;我並不在印度廟裡,或者天主堂中。我從來不曾望彌撒,不做聖詩吟唱;不把腿盤在頸項上,也不僅吃蔬果。

但你若真心相尋,我必立刻顯現於你,在瞬息的剎那間,您將即刻地見到我!

卡比爾說:

「弟子啊!可否告訴我, 上帝——到底是什麼呢? 他就在呼吸中的呼吸。」

 

月輪

有一月輪,在我內邊,但我見不著!不只月輪,也有日輪。

有一面鼓,無人觸摸,卻不擊自響,可惜,我同樣地也聽不見!

只要還在掛慮,自己何時將死, 財產是否歸己,一切成果歸零。

人類,這自我的動物,當自戀和類似品質死去,師父的工作就完成了!

精進,是為了習有所得,當徹底了解所學之後,課程便告結束!

蘋果花的存在,是為了結子,當此目的達成,花瓣即凋零。

麝香,隱藏在麝香鹿內邊,但鹿的自身,渾然無知,還在草叢中─四處搜尋!

 

肉食者

喔!肉食者,你是惡魔,不是人。切勿與肉食者為伍!即使僅坐在他旁邊,都會損害你對上主的奉獻。

朋友!請相信我,所有大魚大肉、飲麻醉劑的人,都將被連根拔除—— 如同雜草從沃土上除去,再丟入黑暗的死亡之谷。

所有的血肉同一體,無論禽、鹿、或牛的肉。吃肉者將眼睜睜看著自己—— 直墮地獄。

即使你奉獻百萬頭母牛作功德,又為巴拿瑞絲神職人員的神視瞥見,也不能使你從哀傷的地獄中獲救。這樣你還敢吃一丁點魚肉嗎?

山羊!以草為食,是無害的動物,我問你:「你究竟憑何藉口,宰殺他,剝他的皮,又狼吞虎咽他的血肉?」

哦!回教徒啊,我看見你在白天禁食,夜裡卻打破禁戒屠牛。這樣一邊奉獻,一邊謀殺—— 上主如何能被取悅?

我告訴你,再次告訴你,並且懇求你銘記在心:

「凡你今日輕微殺害的, 它日必定返回屠戮你。」

我的朋友啊,請祈禱吧!要割斷的是憤怒之喉,該鏟去的是盲目的蹂躪。因為那些斷絕五欲的人,如色、怒、貪、執、慢,將確切與至上之主面對面。

 

披著人皮的魔

肉食者,是披著人皮的魔。避開他吧!與他為友,有損於你的禪坐。

 

反作用力

殺生者將返轉被屠。無論這些人的殺戮,為食物或運動的理由,他們將被卡爾的無情爪牙,拉著頭發拖去執刑。

 

雙重標准

你是黑了心,才能面對你的牲祭吧?請舍棄雙重標准,所有的生靈,屬於同一位上帝。

哦!愚妄的回教師,請避免殺戮,回歸上帝!

 

合教義的殺戮

你恣虐地屠殺無辜的動物,宣稱是配合所信仰的教義。有天上帝將你的殘暴記錄,擲在你眼前時,你下場如何?

 

聽海潮

夜晚的暮色正迅速來襲中,愛之影密閉於身心之內,打開面西的窗欞吧!就此消失在你內邊的天空。

你的胸膛周圍有花盛開,啜飲它所有的蜜汁吧浪潮卷來了!近海是如此的重要。聽啊!那大海螺聲、鐘鳴聲。

卡比爾說:

「吾友,請聽我說! 我所有的話, 可歸結成一個重點─  那位至愛的貴賓 就在內邊!」

上帝的琴弦

吾友!請聽我說:人身,是他的琴!

當他拉起琴弦時,內在的宇宙聖音,流瀉而出。

倘若弦斷馬折,琴就化為灰燼。回歸土塵。

時光之笛

有一管時光之笛,恆常地吹奏不絕,無論你是否知覺。

所謂愛的真諦啊,就藏在此聖音中。

乘著聖音的翅膀,航向內在之道的─ 終點和目的地吧!你將獲得大智慧,還有真知的芳香。

聖音能穿過厚殼,帶你通過數重牆。屆時爾等將發現,在聖音的愛網中,有種玄妙的結構,讓日月輝耀其中。宇宙的永恆真理。就在聖音旋律裡。

請想想吾人於何處可得耳聞如此聖音?

豎琴

出豎琴者,聖音!玄舞者,無手無足而舞。妙樂者,無指無耳自奏。

神聖的那位,是萬有耳根,也是一切的聆聽者。

神聖之門雖然緊閉,春的芳香仍然入內。無人看到此中玄妙但跨越二道門檻者,即刻頓悟本詩精微。

音流聖杯

卡比爾醉在─聖音內,非藥物,也非酒杯中,凡飲自音流聖杯的,才是真正的陶醉者!

 

醒來

吾友,醒醒!

吾友,醒來!為何沉睡若此?夜晚已然結束,還想一如往常,再失卻一日麼?

那些設法早起的人,已經找到了大像和珍寶,而貪眠卻讓你所費不貲, 這種損失根本毫無必要!

愛爾者深明此理,但你卻懵然無知。在你的臥榻之側,你遺忘留一位置予他,玩日愒歲,徒擲生命,雙十韶華,空度無長,只因不明白你的主何人。

醒來!醒來吧!你的臥榻之畔,人兒已去;他在漫漫長夜,逸去無蹤。

卡比爾說:

「唯一堪稱醒著的人, 是聽到笛聲的人!」

何不今朝醒

我的內邊,最偉大的聖靈,請聽我說:

明師來了!醒來,醒來吧!奔向他的足前,此刻他就在你頭頂。你已沉睡了千萬年,何不趁著今朝醒來?

 

恆常的呼喚

噢!心愛的,讓你所愛的—— 成為你恆常不變的呼喚。從光年的沉睡中醒來吧!如你日以繼夜地呼喊他,有一天將贏得他的回應。

繼續迷失在睡中者,生命終結不出果實;而保持清醒的人,收獲了果實。上主從不扣住他的孩子所應得的,他很高興給予—— 任何在他門前祈求的人。

在醒著時入睡

如果知道如何睡覺,那麼睡著比醒來好。讓注意力吸在內邊,五句自動繼續唱誦。

凡能在醒著時入睡,而睡時被吸在內邊,他的靈魂之弦,必跟他的源頭相系,沒有一刻斷線。

心智和執著

秋千

在意識和無意識間,心智擺上了個秋千:所有娑婆中的眾生 ,即使是燦爛的流星,都在此兩棵樹間─ 擺蕩不止!

億萬天使,動物、人類、蟲類,月輪、日輪,在世紀中搖晃而過,迄今仍然搖晃不休!

天、地、水、火,一切都在擺蕩中。而那位密行者,卻修出了一種身體。

卡比爾看到這一幕,只有十五秒鐘之久,便終生成了主的僕人。

該拿世界如何

朋友,請告訴我,我該拿世界如何?我一邊抓住它,一邊試著擺脫。

我放棄美服,改穿粗袍。當我一注意到袍質尚佳,立即改用粗麻,但仍將它優雅地披於左肩。

我撤回對異性的遐想,但發現自己不時憤怒。我放棄憤怒,卻發現—— 我整天都在貪念中。我努力地化解貪婪,但仍然虛榮。

當心智想掙脫世界時,它仍執著住一樣東西。

卡比爾說:

「吾友,請聽我說, 找到真路者罕有!」

憤怒

世界,就像是一棟木屋,四面八方起著熊熊烈火,住其中者難逃焚燒之劫,唯從中逃開的薩度得救!

憤怒,乃靈性道路上大敵,星星之火足以燎千萬罪孽。所有奉獻,種種美好功德,毀於一旦,僅只為了—— 我執引起的一道小波紋。

可怖呀!憤怒之火遍布十方無情吞噬了一切—— 但與聖人為伍賜你清涼。用你最快的足,飛奔到那兒,救救你自己吧!

銳利的舌,如殺人利劍,如燒人成灰大火;但聖人的舌,流出永生之藥,帶給周遭的人平安與生命。

 

靈性運動家

靈性運動家,常變換服飾顏色,但心中持著灰暗, 沒有愛!

他,整天坐於關房,以致於他的「貴賓」,只好離他出走,到外面唱贊美歌 ─給石頭聽!

他,在耳朵上鑿洞,蓄起大把亂蓬胡須,使人以為遇到山羊。他,到野外勒住脈搏,變自己成不陰不陽。

卡比爾說:

「實際上,你正手足被縛, 搭上開向死亡之域靈車。」

注:貴賓:上帝。

 

智力主義者

如何向「博學者」解釋真理?卡比爾甚至遲疑解釋內在體驗。只因內在體驗是不容易理解的,在盲人面前舞蹈有何用處呢?徒然浪費這門藝術。

知識分子對明師不尊重,對明師的解釋無不存疑,接受度無異於零。就在懷疑心飛快地攫住他時,他注定了墮地獄。

知識份子浪費了本錢;生命,理應花在真奉獻上,他卻浪費在無益的討論中。他自以為是位「做者」,其實不過是個「玩偶」。

任何普通人都比他好上許多,普通人至少還懼怕犯罪。但知識份子既不知道真理,又驕傲地傳播其愚昧智識。殊不知自性和「超我」就在內邊,但這只可憐蟲總熱切地向外搜索。

知識份子從未向內探究,反對外面的事情妄加論斷。若他能覺悟到內在的輝煌,將在內外邊都找到上主。

開悟,非透過口頭討論而得,乃身體實際力行的神秘成就。但我所見過的知識份子—— 他們對於靈性的真理,都在懷疑中盲目探索。沒有那個知識份子能確定真理,或者有望在某一天辦到。

 

人的價值

人啊!這就是你的價值:你的肉,不能用,你的骨,不能賣;至於做裝飾品嘛—— 你的皮,派不上用場,更不能制作樂器。 7. 死神和肉身

死神和笨重的肉軀,在無肉身的不朽者前,能狂舞些什麼 ?

當勝利號角吹奏道:「我就是你 !」(我和天父同一體)靈性的導師立即趕來,對甫入門的學生敬禮!

請嘗試在您活著時,見到這一幕吧!

注釋我就是你:此句即「我和天父同一體」的意思。

 

憂傷的蓮花

噢!蓮花,當整個湖泊淨水—— 你的生命之泉,都與你同在時,為何要憔悴?因何而憂傷?

噢!蓮花,你生在水中,在水裡亭亭而生,水本是你的家鄉。為何要憂傷?

你的根莖,本無火星,你的枝頭,原無火焰,哦!蓮花,告訴我!你究竟把心給了誰,以致於在痛苦中焚燒?

那些如同水般,清涼平靜的人,已與水合而為一。噢!卡比爾,聽著啊,這些人永不凋零!

 

千葉蓮座

吾友!何必出外賞花?何苦費事治游?在你的身體中,就有蓮花朵朵!

其中一朵千葉蓮,是你的美妙蓮座!安坐其上,你將瞥見:美─在內,也在外,在花前,也在花後 。

 

天鵝的家鄉

天鵝的故事

天鵝啊!告訴我你的完整版故事吧:像是最初你在哪裡生出?後來又陷入何處的黑流沙?夜間你在何處棲息?恓惶尋覓為哪樁?

天亮了!天鵝,醒來!昇到空中,跟我來吧!我知道一處靈性所在,無階級區分或控制,也無有壓抑和沮喪,活者的就無死亡之懼。

花朵,從漫地綠葉中鑽出,「我就是他」的芳香,在風中漂浮、晃漾!心之蜂,停在花叢甚深處,再也用不著憂愁。

 

讓我們動身吧

讓我們動身前往── 那位貴賓的家鄉吧! 家鄉,甘露淨瓶恆滿—— 縱使無有汲水吊繩。

家鄉,雖然蔚藍晴空重重,但雨滴仍不時落下。

你有身體嗎?別再坐在門檻上了。出來吧!走進雨裡。

墜落的月,整月滑過天際。僅提起一個太陽,未免可笑。此處光輝,來自無數太陽。

 

物質界:死城

朋友們:此地正是死亡之城,神聖先知,在此死亡,轉世神明,紛紛死光,瑜珈大師,一個不剩!

朋友們:此地是不折不扣死城,強大的統治者消失了,他們的臣民也不見了。高明的醫師都過世了,治癒的病患同一命運。

月亮將消逝,太陽會冷卻,地球終毀去,天空不復存。即使是最強而有力的─ 領導十四界的神只,也難逃一死的命運,那麼有誰能幸存呢?

九位大瑜珈聖人,形同死者,韋悉奴十位化身,也是逝者,八萬八千的智者,一模一樣,三億三千三百萬神只,同理,無疑的,這就是死亡的環套。

朋友啊:此地為死亡之城,惟有無名的那位,他的名永生不死!

朋友們:凡生出的,必會死亡。因為你活在死亡之城

卡比爾說:

「朋友們!請認識真相吧, 勿在幻像中一死再死!」

 

不停死去

死去!再死去!這個世界在不停地死去,但是啊!卻無人知道如何死—— 用一種永不再死的辦法。

 

鳥高飛

鳥兒高飛在空中,他的身體—— 留在遙遠的地面:不用鳥喙,它就能啜飲聖水,忘了此一世界。

 

獅子看守的大門

當靈魂之視覺進入聽覺,而聽覺失去了它的底座,在我體驗到二者合一時,那獅子看守的大門,打開了!

 

第五界的歸化公民

我是彼地的歸化公民,那兒在他完全的光耀中,由真正的那一位統治著,沒有一點痛苦的陰影,喜悅的火花毫不搖曳。

我是彼地的歸化公民。那兒每天都是慶祝日,到處流著愛的甘露水,而且在光的水塘中,愛人的心之蓮花,無限喜悅地盛開著

我是彼地的歸化公民,那兒上主陶醉在無上極樂中,那兒沒有燈油、沒有燈蕊,無可接近的那一位的台燈明亮地燃著。

那兒有珍珠天蓬閃耀生輝,那兒有神的鑽石之燈照耀,太陽和月亮不可接近,在那兒奴隸注視著—— 他心愛的上主。

我是彼地的歸化公民,那兒無有階級、膚色、派別。在那兒可以獲致結合,不是以身體的形式,而是以音流。那兒沒有空氣或水,沒有土地沒有天空,噢!卡比爾,在那兒聖人是—— 上主的貼身近侍。

 

 

视频 : 卡比爾詩評 2007年12月 清海無上師講於法國

上帝的光與音

 

清海無上師以中文講於福爾摩沙來義1993.1.13

本書是由印度的詩翻譯到英文,作者卡比爾在印度非常出名,是大概五、六百年前的明師。這個人不很富有,平常做補鞋的工作,很少有錢,不過他很慷慨,每次很多人來看他,他會叫太太去借錢、借米飯等東西來款待大家。

  我念一、兩首他的詩給你們聽。修行的詩或文章很簡單懂,而且有關修行觀音法門,不論古代、現在都一樣。卡比爾的詩流傳在民間,到現在還是很出名,每個印度 人都知道他的名字和他的詩,因為他的詩很尖銳,而且寫修行的文句,有蠻漂亮的水準。我記得他有一首很短的詩,寫得很諷刺,取笑那些修行亂七八糟的假和尚, 他講的話,你聽了就昏倒。他嘴巴也許這樣尖的(大眾笑),他的開示或是詩、文句很多,不過沒有他的照片,大家不曉得他生平長得怎麼樣子,不過一定嘴巴很尖 就對了!(師父笑)

  比方他說一個修行者染衣而不染心。在印度修行,衣服紅色或是黃色是代表慈悲、博愛的那種愛力。所以他說那個修行者把他的衣服染這個顏色而已,他的心沒有染 愛力的顏色。他離開上帝,然後跑到旁邊崇拜石頭。印度也很崇拜石頭,他們比較懶得雕刻嘛!(師父及大眾笑)他的頭髮不要,留得很長,他的鬍子,長的很像山 羊一樣(師父及大眾笑),「咩…」(師父學山羊叫),而且他把全部的家庭、恩愛丟掉,變自己成太監(師父及大眾笑)。

  他這樣取笑人家,不過他寫印度文,念起來很可笑,英文也很可笑,中文方面,我大概翻譯不怎麼好,不過你們已經笑成那樣了,如果念本文的話,大概我們都滾在地上(大眾笑),然後醫生來不及拿胃藥給我們。

  這個人就是這樣,他專門寫那種尖銳的文章,所以當時的那些修行的人都怕他。他很貧窮,不接受供養,不過大家都很尊重他,很多所謂的修行人都到他的地方,當然他要款待很周到,甚至把他太太賣掉,後來隔壁的很感動,就免費借他,也不要他的太太。

往內邊看

  他的詩集中很多首都是講修觀音法門,好漂亮喔!我念這首詩給你們聽,叫做:「往內邊看」。
(師父念英文)

   The musk deer searches through the forest trees
For the fragrance that will enchant and please.
But all the while it searches, never knowing
From its own nature, the musk is blowing.

So too the Lord is within every being but outside we
seek Him.
We seek Him and live without seeing.
The limitless is not limited to any space,
His presence pervades in every place.
For those who know the Lord, He's near at hand,
Close to those He will always stand.

For those who insist far away the Lord must be,
No doubt very distant from those is He.
The Lord is far away, my old thoughts had begun,
But now I know the Lord abides in everyone.

For those who know not who they truly are,
Although the Lord is close by,
For them He is quite far.
Leaving their fields
where they have been plowing,
Men gather at temples for ritual bowing.

But the Lord does dwell within your heart,
Enter His temple and never depart.
 

  意思說,有一隻鹿很香,叫麝香鹿,在山林裏面東奔西跑,為了找那個香味,牠好喜歡聞那個香味,但不知道那個香味是從牠自己身上發出來的。同樣,「主」是在 我們內邊、在任何眾生裏面,不過我們常往外面找衪,所以找不到。這個無邊的愛力,不能關在一個空間裏面,是無所不在。對那些知道的人,「主」是很接近我 們,我們隨時都會知道衪,隨時會看到衪,隨時會感覺到衪存在;對那些強調「主」一定是在遙遠、很高等的地方,我們捉摸不到祂的那些人,「主」就不會靠近 他,當然「主」會很遠,因為他本來就不懂,所以靠近也沒有用。他說:我以前認為「主」是在很遙遠的地方,不過現在我已經知道了,「主」是在任何人的心中。

  對那些不瞭解自己是誰的人,即使「主」很接近,也是很遙遠,那些人離開他們的鄉村、離開他們的工作,跑到寺廟做禮節崇拜上帝,不過,他們不知道,上帝是在 他的心裏,我們應該進去裏面的寺廟,然後不要離開,意思說裏面的寺廟才有用。你們看得懂啦!(大眾鼓掌)在這書裏面,我看好幾首都是講聲音和光,不過不修 觀音法門不懂。

光與音

  另外一首叫做:「The Word」。「The Word」是「聲音」的意思,像在聖經所說的:「開始的時候有這個聲音、聲音跟上帝在一起。」那個就是了。
(師父念英文詩)

   Within yourself music plays without pause,
Vibrating strings are not the cause.
This music comes from the Word, says Kabir.
It pervades subtly for all to hear.
This sound divine makes the seeker free,
Then in Maya's grasp he shall no more be.

The Word is more than a simple word so plain,
Through power of the Word
No bondage will remain.
The Word is soothing, melting all desires,
It douses the flames of earthly fires.

But all the words provide only pain,
No peace or truth can they help you attain.
The value of the Word no treasure comes near,
Only the true disciple knows this truth, says Kabir.

Rubies and sapphires can easily be sought,
But the name of the Lord can not be bought.
For this suffering world you find me crying,
For the pathetic world you find me sighing.

But the one who knows the Word will be the only
one who will cry with me.
The Word is so powerful,
It can inspire even the kings
To renounce and retire.

One who has stopped and thought carefully to see
The meaning of the Word, very fortunate is he.

Pitch darkness persists without the Word,
Where can you go if you haven't heard.
Until one finds the Word's door,
He is aimlessly wandering forever more.

Over the world doubt has control,
One having mastered it is a rare soul.
There is a way out of doubt's rut,
Learning the Word is the only path.

The Master has built a beautiful mansion,
Especially designed for spiritual expansion.
For a glimpse of the beloved in this castle so high,
A ray of His light the Lord did supply.

The dark mysteries of night go away,
When the sun rises to start the day.
Just as when light enters your heart,
Then doubt and delusion all depart.
 

  他讚歎內在的聲音,說在我們內邊,音樂不停的演奏,不過不是從有弦律的樂器跑出來的;這個我們都知道嘛!(大家會心的笑)然後他說,這個音樂是從「The Word」出來的,那個「聲音」、那個「振動」很微細,任何人都可以聽得到。修行的人聽到那個聲音以後,魔王的手就抓不到他,從那天就自由解脫了,意思是這樣子。

  古人也讚歎觀音法門,他說的「The Word」,意思說:這個「字」,而這個字就像老子所說:「名不可名」的「名」,也就是「聲音」的意思,聖經裏面也講一樣。所以他說這個不是普通的文字, 不是普通的聲音,因為從這個聲音的力量,任何的鐵鏈都被切斷,任何的生死煉都被砍掉,任何的世界的貪念及喜怒哀樂的火,碰到這個「字」、這個「聲音」就 Kaputt(德文),沒命了!(大眾笑)

  而世界的聲音、任何別種語言,就不是這樣,它們都會帶給我們痛苦而已,所以他要我們知道這個不是普通的聲音、不是普通的音樂、不是普通的語言。他講不出 來,所以他講那麼多(師父笑),他怕我們不懂,所以一直解釋那麼多(師父笑),我們懂了,是嗎?(大眾答:是。)講一兩句就懂了,講那麼多(大眾鼓掌)。 你看哪!這很難解釋,所以他就又彎來歪去說這個不是普通的聲音,不是普通的文字,他說如果我們只聽到世界別的聲音的話,或是別的所謂的「字」或是「名」, 我們沒辦法找到和平或內邊的安穩。

  他說這個「字」的價值,任何的寶藏都沒辦法跟它比較;而真正修行的弟子,才瞭解這個事實,因為人家會認為奇怪,一個「字」而已,或是一個「聲音」而已,怎 麼任何的財產比不上呢?所以他說:只有真正的修行者,才瞭解這個真正的意思。他說紅寶石和藍寶石等那些比較珍貴的寶石,很簡單買到,就是上帝真正的「名 字」,你找哪里都很不簡單找到、不能買到。

  對這個痛苦的世界啊!你會看到我同情的掉眼淚;對這個很沈淪的世界啊!你會看到我為了他們而懊惱。不過只有那些認識這個「字」、認識這個「聲音」的人,才 跟我一樣哭。世界人都很快樂(師父笑),就只有我們哭,他們不知道我們哭是什麼意思啊!只有修觀音法門的人才知道,而且還哭一樣的意思。

  這個「字」、這個「聲音」是那麼有力量,可以讓國王把他的山河放下,去退休(有人笑)。有這種國王在這邊嗎?(大眾笑)我們在自己地方也是王(大眾笑),在家裏面是王,在山裏面沒有誰,只有山豬的話,我也是「山大王」(大眾笑)。

  任何人,他靜下來,然後找到這個「字」、這個「聲音」的話,這個人是世界最有運氣、最吉祥的人,如果你從來沒有聽到這個「字」、這個「聲音」的話,不論你 去哪里,全世界都是黑暗的。如果一個人找不到聲音的門,意思說觀音法門,他就一天到晚輪回,沒有任何家可歸,因為我們在這個世界受懷疑、不安穩的氣氛所控 制、所包圍,而能夠控制那種氣氛的人很少,意思說解脫的人很少,修行的人很少,在世界能安穩、自在的人很少。

  如果你想突破這種很混淆的氣氛,突破這世界不安穩的氣氛,只有修觀音法門而已。他的意思是說:只有能找到「聲音」的修行的路,才是解脫的路,是唯一的路, 他這樣寫:「The only path 」唯一的一條路。有人還不認為觀音法門是唯一的(師父及大眾笑),那些人是魔王部下轉世(大眾笑),那種話是魔講的(師父笑),因為任何經典都講差不多; 佛教、錫克教、印度教、天主教,都講差不多這個「Word」、這個「字」、這個「名」、這個「聲音」的,修觀音開悟以後就懂啦!一看就很明白。

  然後看禪宗的故事也好明白。怎麼剛剛一個和尚在那邊耕田,忽然聽到鐘聲就好高興,就停止不耕了(師父及大眾笑),然後說:地獄的人如果聽到鐘聲也會解脫, 死亡的人如果聽到鐘聲、鈴聲等等,就一定解脫。所以那些和尚,就把那些鈴、鐘(大眾笑)在死人的頭上面「鏗鏗鏘鏘」吵死了,為了要「解脫」(師父笑),這 個會「結拖」,綁起來打結,然後拖(師父及大眾笑),用拖的,因為走不動了就用拖而且亂拖,從一個地方拖到另外一個地方,從世界拖到地獄,從地獄拖到生死 輪回間裏面去,那叫「結拖」,那種「解脫」是這樣啊!

  他說:明師已經蓋好一個天堂、一個樓臺,特別設計給修行人的,我們如果想看到上面的那種修行的樓臺、修行的地方,上帝已經在裏面給我們光,可以照往那邊 看。耶!有光了!剛才有音而已,現在有光啦!他說上帝也給我們光,像手電筒一樣,照上去看(師父笑),那個路比較遠,手電筒要大一點,從這邊照到那邊看, 就像太陽起來的時候,就把整個晚上的黑暗照亮,一點點黑都不留。同樣,那個光進入我們心靈以後,任何的懷疑、任何的幻想,都跑掉啦!就是這樣的意思(大眾 鼓掌)。對啊!他值得我們鼓掌,他寫得很漂亮!

 
創作者介紹

YA綠素

enjoyloh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